“华服启华章新年创新篇 ——博物馆里过大年“遇见·荆博”宣教活动
荆州博物馆陈列大楼 导览词
时间:2022-11-29点击:174305

《满天星斗月同辉——江汉平原原始文化展》

江汉平原位于湖北省中南部,长江与汉水之交,其西为鄂西山地,北部和东部分别为鄂北岗地和鄂东低山丘陵。

地处长江中游的江汉平原气候温和,自然条件优越,自古以来便是人类生息、聚居之地。二十世纪以来,先后发现的长阳人、郧县猿人和荆州鸡公山旧石器时代遗址大致勾画出我们的先民从山地走向平原的发展历程。大约在一万年以前,江汉平原开始进入新石器时代,到距今4000年左右步入青铜时代,在长达6000年以上的历史中,江汉平原先后产生了城背溪文化、大溪文化、油子岭文化、屈家岭文化、石家河文化和后石家河文化,这六种文化代表了江汉平原新石器时代原始文化的发展序列,演绎了江汉地区早期文明的发生与发展。


《吉金耀彩——荆州出土铜器展》

铜,人类最早认识和使用的金属之一。

在漫长的原始社会,人类在寻找石器原料时,色彩艳丽且有光泽的漂亮“石头”(矿石)逐渐被引起注意。“山顶高平,巨石对峙,每骤雨过时,有铜绿如雪花小豆,点缀土石之上……”。满山遍野的铜绿孕育着青铜文明的伟大时代。

在发现自然铜及冷锻制成小件工具和装饰品的基础上,人类逐渐掌握了采铜、冶铜、铸铜等技术和工艺。

人民的勤劳与智慧创造了巧夺天工的铜器,也创造了辉煌灿烂的青铜文明。

殷商南土,周道尊尊。问鼎中原,逐鹿群雄。秦汉一统,楚风遗韵……

悠长文明数千载,曾记楚国八百年。

吉金宝用创盛世,耀彩斑斓铸辉煌。


《楚玉撷英——荆州出土玉器展》

玉器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载体之一。中华民族素有浓厚的尚玉情结,早在新石器时代中期,就已出现了精美的玉饰品。春秋战国时期,中国古玉进入了发展的顶峰。儒家学说赋予玉器种种美好道德的属性,“以玉比德”成为当时玉文化的重要特征,影响和推动了古玉的发展。

荆州地处楚国中心,是楚国都城纪南城所在地。周围分布着众多的楚国王室和贵族墓葬,出土了大量的文物,其中不乏玉器珍品。特别是本世纪以来,随着熊家冢等楚国陵园以及一些高等级贵族墓的发掘,大批玉器出土更是令人目不暇接。此外秦汉墓中也发现了一些战国时期的玉器。

本展览展出玉器的年代主要为战国时期,少数早到春秋中晚期,个别的或可晚到汉初。观赏这些玉器,我们不仅能够感受到楚人玉文化的精深奇妙,而且可以看到多种玉文化之间的交流与融合,从而加深对中国古代玉文化的了解和认识。


《书于竹木——荆州出土简牍展》

汉字是世界上使用范围最广、延续时间最长的一种文字。早在三千五百多年前的商代,我们的祖先就使用了相当成熟的文字——甲骨文,这是一种契刻在龟甲和兽骨上的文字。西周时期,铭著在青铜器上的金文(又称钟鼎文)成为当时文字的典范。

春秋战国时期,随着社会的发展、教育的普及和私人著述的出现,迫切需要更为广泛的书写材料和更为简便的书写方法。以竹木为载体、用笔墨书写的文字便在这一特定的历史背景下,在各种载体及字体中占据了主导地位。把竹、木截劈成窄长条,这叫作“简”,南方地区多用竹简,北方地区多用木简;把竹木锯解为较宽的长方片状,这叫做“牍”。

根据文献记载,早在商代就已使用简牍,但我们目前能见到最早的简牍实物属于战国时期。战国时期的简牍文字,楚简以其出土数量之多、内容之丰富而居首位。

秦汉时期,简牍的使用更为广泛,在字体上也完成了由篆书到隶书的转变。至东汉时期,由于纸的发明和使用,简牍逐渐被这种更为经济适用的书写材料所取代,经过三国、两晋,终于退出了历史舞台。

荆州的古墓葬中出土了大量战国、秦代、西汉时期的简牍,内容涉及政治、法律、经济、军事、历史、哲学、数学、历法、医学、巫术、丧葬等多个领域。这里选取的简牍,展示的是历年来考古发掘出土简牍资料的代表篇章。


《陶苑奇珍——荆州出土古代瓷器展》

公元前十六世纪的商代中期,就出现了青瓷器,也称“原始瓷”。至西汉时期,部分青瓷的烧制技术已经开始摆脱原始状态。

真正意义上的瓷器产生在东汉,至隋唐、五代逐渐成熟。宋代是制瓷业最为繁荣的时期,涌现出定、汝、官、哥、钧等名窑。元代青花、釉里红等新品迭出。明代宣德、成化青花制品脱颖而出。清代粉彩、斗彩瓷器,风格古雅华丽、美妙绝伦。

瓷器的艺术之美在于器型、纹饰和釉色。在厚薄、卷舒、冷暖、莹润之间,不仅展示了历代制瓷工匠的高超技艺,同时也反映出不同时代、不同地域、不同阶层的人们在文化传承、审美情趣、艺术风格等方面的差异与变化。

荆州自汉晋以来一直是我国南方经济重镇之一。因此,地下埋藏着十分丰富的古代瓷器,其中一部分堪称瓷器精品。